印象贵州网讯 12月28日至30日,2018年纪念滇缅公路通车80周年——讲述云南抗战风云暨云南滇缅公路旅行研学发展交流会在大理举行。

滇缅公路是一条东起云南省会昆明,西行经下关到边境畹町,直达缅甸境内腊戌的国际交通线。全长1146.1公里,该路在腊戌与通往仰光的铁路相连,成为一条直通印度洋的出海交通线。滇缅公路不仅是战时中国的交通主干线,更是中国与世界相联系的最重要的国际通道。中国人民不仅把滇缅公路看作是国际运输线,而且更视为一道心理防线,与世界大多数爱好和平的民族、国家一道共同抵抗法西斯侵略的同盟路线。

“滇缅公路的最后一段路程,是从下关到缅甸,政府没有财政,但要物资,怎么办?最后变成了大理人来承担。下令把修路任务安排到每一个村落,一家一户,工具是自己的,工资是不付的。当时这个路在江边,悬崖,峭壁,一滚就下山,要修何其困难!但是大理人民认识到‘日本人打来了,要赶紧把缅甸到昆明的路修起来,救中国,救国家’,抱着这个热情就去修路。修路发挥了大理人的智慧,家家户户拿着锄头,拿着锤子,遇到土拿锄头挖,遇到石头用锤子敲,特别大的岩石就在它上面烧火、浇水,就裂开了;要工具,就去砍苍山上的珠子,变成簸箕、箩箩背石头、背原料,编成竹草鞋、扁担,用烂的扁担、簸箕堆成山……”民族学者、大理白族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大理大学教授张锡禄讲起《大理抗战历史》,大理人民与滇缅公路的渊源在他的口中变得更加立体、详实。

“滇缅公路修通了,海外抗战物资必须运送到国内各个战场,当时国内汽车驾驶员、修理的人员非常稀缺。那时我国沿海港口都被日本人封锁,唯一靠这条公路抢运物资,支援抗日,培养驾驶、修理人员已经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负责人专门向南洋华侨陈嘉庚先生发了一个电报,要求他在海外代为招募驾驶员和修理工,号召海外华侨青年回国抗战,特别是具备驾驶、修车技能的。南洋华侨青年就踊跃报名回国支援抗战,经过挑选,九批3200多名南侨机工陆续回国,来到昆明,在昆明潘家湾进行短期培训就上滇缅公路抢运物资。从1939年2月到1942年5月惠通桥被炸断,这几年,南侨机工抢运了近50万吨军需物资,支援了各个战场,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妄图吞并中国的嚣张气焰,但是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三年多,有1000多名南侨机工血洒滇缅公路,有的被日本飞机炸死,有的车祸,有的得痢疾,还有被日本人活埋、枪杀,平均可以说每天有一个南桥机工牺牲;滇缅公路1146.1公里,也可以说,平均每一公里象征着一条南侨机工的生命,所以南侨机工是发挥了很多作用,云南各族儿女也是牺牲了3000多人修了这条公路,因此滇缅公路称为“血路”完全是真实写照……”现场,云南省南侨机工眷属联谊会会长、南侨机工后代徐宏基讲述了南侨机工在云南抗战的历史意义。

谈及此次交流会,徐宏基说:“南侨机工,最核心的精神就是舍得‘放弃’,他们在南洋时,大多数都是富家子弟,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全家团圆和睦,没有任何包袱,但当祖国被日本人占领,一种中华情、民族恨,促使他们回国,抱着必死的信念,来到滇缅公路抢运军需物资,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小家。今年是滇缅公路全线通车80周年,明年是南洋华侨机工抗日回国80周年,在这个历史性关键节点上,我们想能够有个研讨会把云南在抗战历史文化之中的重要作用做个宣传。特别是滇缅公路在中国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起到重要作用,想把它广泛传播开来,云南人民在修滇缅公路上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想把它更好地公诸于世,也教育我们的后代,当那一天来临,能不能像父辈一样豁得出去,提醒后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展望未来”。

2018纪念滇缅公路通车八十周年暨云南滇缅公路旅行研学发展研讨会活动主办单位:大理市历史文化研究所、云南省永平南方丝绸之路文化协会,承办单位:云南石碾子旅游文化开发有限公司、云南博南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大理伯多禄文化传媒公司,印象贵州网全媒体中心,赞助单位:北京众利和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理州独秀集团、云南泰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大理老城隍庙旅游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漾濞县高原垚猪发展有限公司,协办单位:云南省侨联南侨机工暨眷属联谊会、云南省自驾车与房车露营协会、大理州民族商会、大理黄埔会。张锡禄、高德敏、段国庆、张继强等云南抗战历史史学家到会讲述云南抗战风云,意在通过纪念抗战胜利这一特别的方式,重走滇缅公路这一条抗战血线,重温这一段可歌可泣的民族抗战史。

首页滚动